服用参考

植物神经紊乱——DXM
九头山虫草
2019-12-24 19:37:51

阅读量   

79
九头山虫草

阅读量

79
79

DXM    女,40+,自述:5年前出现无力感,一年有接近两个月时间,手脚末梢神经无感,严重时,十指瘪得非常严重。觉得说话很累人,始终感觉有口气提不起来。状况好时亦不能剧烈运动,包括做身体健康测试时,三分钟的楼梯运动后感觉要崩溃,至少四个小时方能恢复正常脉搏。状况不好时,天旋地转,需平躺闭目慢慢调节。问医生,医生不给开药,只让买各种补品。吃过阿胶及同类药物,毫无起色。尝试过静坐,时间不久,未有起色。尝试写过地书,手提两三斤重的毛笔写字,有调整呼吸的感觉,坚持了两年,亦未见成效。低血压问题,大约在2010年出现。病症开始的表相是舌苔发黑,颜色与木炭无异。陆续几年出现后消失。

既往史:11岁做了个阑尾切除手术。但10分钟能完成的手术,却用了三个小时。手术之后,视力迅速减弱,以前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消失。  

 

2017年4月11日  停服补气血的各种药品。

 

4月15日  开始服用虫草,按每天一枚服用。

停止饮茶。之前是非热茶、浓茶不解渴。第一天按1/4枚服用,无过敏反应。

 

4月16日  (第1天)

3/4枚九头山蛹虫草加入适量大枣、枸杞、冰糖、藏红花,热饮频饮,吃蛹(很香)。无反应。

 

4月17日 (第2天)

早上6点,睡到自然醒(久违)。晚8点,出现十分强烈的倦意。而后一分钟,后颈钻心般疼痛,有3-5秒僵硬,完全无法动弹。

 

4月18日 (第3天)

睡到自然醒。后颈状态:意识到不能自如活动时就不太舒服,没意识到时也就没事。下午1:30左右,电脑前坐着,突然入睡,约5—7分钟即醒来。无其他反应。

 

4月19日(第4天)

睡到自然醒,右手有微热感、轻微肿胀感。起床,比较左右手掌和手指,长短、宽窄、厚薄,右手均较左手大一号。暗自感慨了一下:哎,这右手终于有手的样子了。中午,很困,午休一个多小时。醒来后,轻微腹泻。之后,乏力。

 

4月20日(第5天)

被闹钟闹醒,但人不清醒。面部轻微浮肿。后颈不舒服。乏力,精神不集中。晚上7点半入睡,11点半醒来。

 

4月21日(第6天)

多次闹钟未醒,面部轻微浮肿,左右不太对称。面部浮肿当日自行消除。

 

4月22日(第7天)

面部轻微浮肿,两次大便(第一次颜色偏黑,不成形。第二次,似不尽。)十分乏力。一整天,后颈不舒服。

 

4月23日(第8天)

醒来后,双手均有微热感。面部轻微浮肿,浮肿当日自行消除。。三次大便,第一次不成形,第二次有一块约小指尖大小的黄色粘稠物。

 

4月24日(第9天)

感觉说话不费力了。无其他反应。面部浮肿当日自行消除。

 

4月25日(第10天)

晨起面部轻微浮肿。每天2次大便,均不成形,似不尽。日子越往后越稀,偶有似未消化物颗粒。偶有排气、肠鸣、腹胀。

 

4月26日(第11天)

吃过一次特辣,有轻微腹泻。

 

4月27-30日(第12-15天)

晨起面部轻微浮肿。腹胀。1次大便,不成形,似不尽。

 

5月1日(第16天)

晨起面部轻微浮肿。中午非常困倦。醒后,轻微腹泻,一整天,左手有持续微热感。

 

5月2日(第17天)

自然醒。双手均有轻微肿胀感、微热感。晨起口微苦,面部轻微浮肿。轻微腹泻。整个下午,人不清醒。4点PM后,小腿似有肿胀感。双脚似有轻微浮肿。第二次大便不成形,似不尽。晚上躺下后,浑身发热,左半边身体似发烫(没有感冒)。很快入睡。

 

5月3日(第18天)

      凌晨3点多醒一次,5点多自然醒。双手均有肿胀感、热感,双脚有微热感。晨起口微苦,面部轻微浮肿,双手手掌和十指浮肿(几个小时后消退,之后又肿,再消退,再肿),浑身轻微酸痛(一个多小时以后,感觉消失)。起床2小时后,感觉有点晕。但是一整天的确不太清醒,就连午休后都不清醒(可能是起得太早了)。上半天,平衡感略失控,走路要偏。下楼梯,似感觉双腿支撑身体有些吃力,手扶栏杆都感觉要跌倒,但心里知道不可能。16:00左右,小腿似有肿胀感,双脚轻微浮肿。晚,躺下后,全身微热(感觉是左半边身体体温略高),左小腿、左脚两三处有一种奇怪感觉,先是象木头撞门(但没撞到,无痛),后象玻璃珠子砸(微微痛)。太困了,就没再仔细感受。

 

5月4日(第19天)

      自然醒。双手双脚有微热感。轻微腹泻。上午半天有点晕,不平躺也可以坚持。午休,下午半天无力、平衡感略有失控。下午2時左右,左小腿有肿胀感,双脚轻微浮肿。回家路上,明明双腿是在前行,但如果双眼平视前方,却感觉自己是在后退。收回视线,衹看脚下,后退感消失。再试着抬头,仍然感觉在后退。遂衹敢看脚下了。晚,躺下后,全身微热,23:40被牙痛痛醒(有一颗智齿坏掉了一半,可能是牙龈发炎)。约半小时,疼痛减轻,即睡着了。

 

5月5日(第20天)

        自然醒。双手双脚有微热感,右手五指有轻微肿痛。面部轻微浮肿,右手手掌和五指轻微浮肿。大便不成形、似不尽,近黑色。晚,躺下后,全身体温急速升高,感觉十指快要热爆,随着体温上升,听到脑部有持续不断、相当稳定的高频声(频率太高,绝大多数成年人听不到这种频率的声音)。正在开始调整呼吸,一呼一吸都还没完成,高频声音消失,消失后,骤然飙升的那部分体温即刻褪去,几乎在褪去的同时即入睡。整个过程很快,就是几个念头的时间。通感一下这种声音,极端空旷的天地间,矗立着一根硕大无朋的金属柱子,声音从柱子发出。我是在极远处看全景。

 

5月6日(第21天)

自然醒。气温高于昨天,但手脚冰凉。午休后,手脚有微热,但随后重回冰凉。晚饭后,溜达了一大圈,才又缓和过来。无便。

 

5月7日(第22天)

回到服用蛹虫草之前的状态(睡不醒,头脑不清醒,手脚冰凉,有气无力,不想说话)。午休后,气温转暖,双手有微热感,但不持续。一次便,不成形。

 

5月8日(第23天)

自然醒。晨起面部轻微浮肿。三餐后,双手微热,均不能持续。午休一个多小时,醒来后,一直轻微眩晕。一次便,不成形。

 

5月9日(第24天)

自然醒。右手微热(不能持续),轻微肿胀(约4小时后),比左手大一号。面部轻微浮肿。后颈稍有不适。中午困倦。左手手掌、虎口、中指,无名指共四处皮下出现些许微粒(约5、6年前,每年春天左手手掌处都会阶段性出现这种微粒。不痛不痒冒出头。)下午6点半,双脚轻微浮肿。一次便,不成形(量增大)。一次腹泻(主要是水)。

 

5月10日(第25天)

凌晨3点多、4点多分别醒一次,5点多起床。双手微热,轻微肿胀(右手比左手大一号)。面部轻微浮肿。后颈稍有不适。晚,躺下后,全身发热,脑内有跳动感。

 

5月11日-14日(第26-29天)

1、每天自然醒。

2、每天晨起面部轻微浮肿。

3、每天双手微热。右手轻微肿胀转五指疼痛(不轻不重),持续大半天。左手拇指外均出现些许皮下微粒。

4、每天不定时有一小会轻微眩晕(伴轻微恶心)。

5、每天午后,双脚轻微浮肿。

6、每天1到3次便不等(均不成形),偶有排气、腹胀,偶有似未消化物颗粒。

7、第27天,午休后不再嗜睡。

 

5月15日(第30天)

自然醒。面部轻微浮肿。双手微热,右手五指疼痛(不轻不重)。

 

5月16日-21日(第31-36天)

每天早睡早起。晨起面部浮肿,双手微热。右手五指,时轻微肿胀,时轻微疼痛,时不胀不痛。左手的微粒时隐时现,隐的时候看不到但可以摸到。午休后,双脚有一会间歇性浮肿。白天嗜睡。偶尔不定时轻微眩晕。每天一次大便,不成形。腹胀。右手有较好的恢复,从前2天开始,每天有一小会指尖饱满。前一天开始,右手小指也出现些许微粒。

 

5月22日-27日(第37-42天)

每天早睡早起。晨起,面部不适每天浮肿了,消两天肿两天。

双手:

1、有一天,右手湿热,五指肿胀→持续几个时各种痛(挑痛 + 撬痛 + 跳痛)先消肿、接着退热、而后;稍凉、最后微热。其他时候,肿起来就会胀痛(疼痛程度与肿胀程度成正比),不肿就不痛。

2、左手的微粒时隐时现,隐的时候看不到但可以摸到。左手五指也开启疼痛模式,但只有两次,一次是微痛,几分钟。一次如针刺,几秒钟。

偶有一小会轻微眩晕。有过一次轻微腹泻。其他时候每天一次大便,不成形。腹胀。

比较一下:

1、服蛹虫草之前,一般都是下午清醒,可以集中精力做事。服用一段时间后,是上午清醒,中午嗜睡,下午也就马马虎虎。现在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清醒什么时候会迷糊。无法掌控身体状况导致无法合理安排时间,有点找不着北的感觉。

2、服用蛹虫草前后,体重的变化可以忽略。

3、服用蛹虫草之前,轻易不敢吃梨。前几天吃了一个,居然没有象以前那样腹泻。

4、明明双手都很暖和,左肩、左臂却偶有阵阵凉意(这可能也是导致左手恢复较慢的原因)。明明双脚暖和,大脚趾却偶有木感。

 

5月28-29日(第43-44天)

晨起,面部浮肿消两天肿两天。双手偶尔肿胀。左手微粒小时,左手背不定时出现小片红斑。双脚午后偶有轻微浮肿。

 

5月30日(第45天)

试服1枚虫草+一袋白僵蛹,中午特别困倦外,无别的反应(当天无便)。

 

6月1日(第46天)

整个人突然感觉比以前有劲了,可以迈开步子走路了,以前走路都只是膝关节带动的机械运动,那一天的脚掌和五趾有走路的感觉。

 

6月3日(第49天)

再次试服1枚虫草+一袋白僵蛹,无反应。

 

6月4日(第50天)

白虫草、黄虫草间隔服用,一天一替。每天晨起,面部轻微浮肿,双手轻微肿胀,十指饱满,一小会儿消肿后就又跟以前一样,出现许多褶皱。左手的微粒时隐时现,左手背不定时出现几小片红斑,左手腕也出小片红斑。双手偶尔有微痛,时间一两分钟。

 

6月5日-7日(第51-53天)

整天都不太清醒。有过一次轻微腹泻,其他时候一天一次大便,不成形。

 

6月12-17日(第58-63天)

白虫草、黄虫草间隔服用,一天一替。

晨起,面部浮肿消两天肿两天。左手:有一小会儿麻木、刺痛。这一周感觉不太好。早上醒不来。白天昏,可能是低血压又犯了。10:30左右打会儿小盹。午休在30至90分钟之间,醒来后,头有钝重感。晚,晕得必须睡(刚开始服用时是困得必须睡)。肠道也比较紊乱,有两天4次便(有未消化物),其他时候1次。

 

6月18日-24日(第64-70天)

白虫草、黄虫草间隔服用,一天一替。临睡前,饮黄虫草酒约30至40ML。

晨起,面部轻微浮肿,双手轻微肿胀。

左手五指时有疼痛(不重不轻),每日午休醒来后,左手五指轻微肿痛。左手背的红斑呈皮下出血状后短暂消失,复现。右手五指偶有疼痛,可以忽略。肠道比较紊乱。18号-22号,每天3—4次便。23号、24号,每天两次便。均类似腹泻,粘便池,用很多手纸。无腹痛,偶有腹胀。

 

6月25日-7月1日(第71-77天)

白虫草、黄虫草间隔服用,一天一替。临睡前,饮白虫草酒约20至30ML。

晨起,面部轻微浮肿已经不太明显,双手轻微肿胀。

双手偶有微汗、疼痛,手指越来越好看了。左手背的红斑在慢慢消失。左手虎口、姆指根部出现轻微干皮现象(比服用蛹虫草之前轻多了)。右手、右脚有短暂麻木。感觉手指甲长长的速度比以前要快些。

但凡能在群里说话,就是身体比较舒服的时间段。其他时候,每天早上10:30左右,坐在位子上都会不自觉地睡上半小时左右,其余时间差不多都犯迷糊,午休后也迷糊(不晕、不昏、也不是以前感受的不清醒,就是迷糊)。

每天一次便,均不成形。有一次轻微腹泻。

今天早上实在是想喝茶,泡了一泡,发现味觉似有改变,茶水不再有往日的甘醇。之后的大便,前半部分近黑色,在便池里泡过后有淡血色(与饮食无关),后半部分颜色正常,类似腹泻。无腹痛。

 

7月2日-7月23日 (第72-93天)

患者自述:

1、迷糊之前有几天大量出汗。主要集中面部的三角区、肩、颈、脖。开始自己以为是天气的原因,后来发现不是。因为现在比那个时候更热,却没这些表现。以后,再有人跟我讨论下巴是否出汗的问题时,我可以有肯定的回答了。呵呵。 

2、口苦,舌苔持续好多天都很脏(白、黄)、很厚,裂纹很深 至 白色的没有了,有的是黄色和黑色,依然很厚 => 黑色范围扩大、颜色加深 => 很厚的苔逐渐变薄,裂纹变浅,有口中生津的感觉了,依然是黑、黄色。  

3、手指的微循环还在逐步恢复中,可以看到她们的反复过程,知道会好,也没太管她们。  

4、截止目前,18号那天的清醒状态最好、持续时间最长。

补充:7月15日,感觉迷糊,不清醒。血压低,44/89 。

 

7月24日-7月30日 (第94-100天)

患者自述:

1、清醒过来之后,没有太好的感觉也没有太差的感觉,知道是在慢慢调整。每天上午会不定时有一会儿不清醒,一会儿就好,甚至不用午休也无大碍。  

2、昨天,仿佛又进入了新一轮迷糊中,一个不小心就睡过去了,白天就睡了3觉,心慌气短,傍晚开始异常流汗。今天,按老师说的减半服用。知道不会比上次更厉害,就更不担心,慢慢调整。

 

7月31日-8月6日 (第101-106天)

患者自述:

1、只有两天药量减半服用,迷糊程度轻很多,接下来的反应应该说是嗜睡比较恰当。会出现精神特别好的情况,但不能长时间持续。比如在群里晒睡眠记录那天上午感觉特别好,但是整个下午就废了,睡了两觉,晚上还睡得特别早。  

2、傍晚开始的出汗仍然集中在肩部以上,较上次也轻一些。头部以前不出汗,这次首先从后脑开始,汗腺逐渐向上打开。然后,四周发际线处汗腺也逐渐打开,向头顶靠拢。  

3、胃肠功能紊乱。无腹痛、腹胀、肠鸣、排气,大便顺畅,但是变着出花样,有带小块白色黏液的,有泥状的,有类腹泻的,有泡沫的。  

4、十指再次时有胀痛。  

5、偶有心率过快。  

6、收缩压能维持在正常值范围,舒张压偶尔会低于正常值,差得也不多。也就是说,血压已经基本正常,我个人非常满意。

 

8月7日-8月19日 (第107-119天)

患者自述:

1、很容易困,困了就让自己安心睡。早睡早起(晚9点左右至次日5点左右,有一两天例外),有的时候早起精神会很好,有的时候会在起床一两小时之后睡个回笼觉,有的时候会一直拖到不得不起。午休成为必须,不主动休就会变成不受控制地被动休。  

2、肠道继续紊乱。反正也不造成困扰,个人主动忽略。  

3、能明显感觉到身体以两三天为时间单位 好至一般至 不好 的变化(无力感、说话轻松程度、注意力集中程度及持续时间、觉知),在感觉 不好 的那些天,也能明显体会到日内的这种变化。依然不困扰,随她们去。  

4、可以确定脚底的厚茧有软化迹象(前段时间是在怀疑,现在才真正确定)。隐约感觉,走路的时候脚底似乎在重新寻找着力点。重新学习走路,好新奇的感觉。但是,新奇感同样也是断断续续,自己也不刻意抓住,原本也抓不住。  

5、双手的微循环依然在逐步恢复中,冷不丁地就会在某处呈现一小块坏死组织的样子(象烫伤亦象冻伤),几天之后自行起壳、消失。  

6、继续服药,继续享受双向调节。

 

欢迎留言

联系方式一览

九头山虫草官网

辽宁省本溪市溪湖区彩北九头山

QQ交流群:495820938

电话 / 微信:15778401319

邮箱:5640999@qq.com

九头山虫草官网

辽宁省本溪市溪湖区彩北九头山

QQ交流群:495820938

电话 / 微信:15778401319

邮箱:5640999@qq.com